加入收藏

廉政警示录(六)

作者: 时间:2018-10-31 点击数:


1. 不送钱不开标,他自毁人生——黑龙江省伊春市招投标管理分中心原主任司春生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2. 靠腐败支撑的"幸福"必然坍塌——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芈大伟严重违纪违法案剖

3."三关"不过 难度余生——贵州瓮福(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原党委书记、董事长何浩明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4.贪欲难遏,警服换囚服——福建省三明市梅列区原副区长、三明市公安局梅列分局原局长陈兴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编者按

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对待权力和党纪国法,必须心存敬畏、如履薄冰,决不能受友情所惑、决不能被亲情所累,否则,迟早都要受到党纪国法的制裁。

不送钱不开标,他自毁人生

——黑龙江省伊春市招投标管理分中心原主任司春生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泾溪石险人兢慎,终岁不闻倾覆人。却是平流无石处,时时闻说有沉沦。”唐代著名诗人杜荀鹤所著《泾溪》,短短28个字,包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时刻提醒人们在人生的道路上时刻保持谨慎,不忘初心,拒绝沉沦。黑龙江省伊春市行政服务和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原副主任兼招投标管理分中心原主任司春生就在“平流处”栽了大跟头。

知识改变命运,人生初期一帆风顺

司春生,1962年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上有2个姐姐,下有1个弟弟、2个妹妹。在上世纪60年代,一个八口之家仅仅依靠父亲微薄的工资养家糊口,生活十分艰难,用司春生自己的话来讲:“小时候能够吃饱就不错了,穿的更是小的拣大的,一茬接着一茬穿。”儿时艰苦的生活环境使身为长子的司春生立志用知识改变命运,他刻苦读书、发愤努力。1979年,17岁的司春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刚刚恢复招生的伊春林校,当时的伊春林校不但每月都给学生生活费,毕业后还包分配,用当时老人的话来讲那是端上了“铁饭碗”,吃上了“官家饭”。司春生由此迈出了改变人生的第一步。

1981年在伊春林校毕业后,司春生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仍旧保持朴素、勤劳、好学的本色。其妻子说,司春生有一件长袖衬衣穿了好多年了,袖口已经磨破,便让妻子帮他把磨破的地方剪掉,长袖改成短袖接着穿。

此时工作认真负责、遵规守纪、敢于担当的司春生先后任市第二轻工业局科员,财政部驻黑龙江财政监察专员伊春组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市财政局会计核算中心负责人、综合科科长。司春生在这些重要岗位岗位上的努力和付出,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

在此期间司春生成家立业,妻子是名医术精湛的医生,母亲和他们一起生活,儿子医学院毕业后在广州参加工作并结婚生子,过年时一家人围坐一起,四世同堂,其乐融融。1981年至2012年的30多年间,是司春生一生中最幸福、最辉煌、最快乐的年华,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儿时那种穷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温水煮青蛙,贪欲让他身陷囹圄

2012年,50岁的司春生提升为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党组成员、副主任,招投标管理分中心主任,这个岗位掌管着全市的招投标项目。刚刚升职,便有人时不时地给司春生送些礼金,逢年过节送点烟酒、年货,发个红包……

黑龙江省天利建筑工程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赵吉隆,代理了两个工程项目,在评标结束后为了感谢司春生在招投标项目上给予的关照,以专家评审费的名义送给司春生每次500元,两次共计现金1000元。

这一次,司春生内心有些忐忑,推托了一下。然而紧接着,国信招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黑龙江工程咨询分公司项目经理戴培仁为了和司春生处好关系,方便自己公司开展业务,在其代理的项目开标结束后以专家评审费的名义送给司春生每次1000元,四次共计现金4000元。

驿煊广通招标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孟凡影在某项目开标结束后,为了让司春生在项目方面给予顺利审批,以劳务费的名义送给司春生用信封装好的现金3000元。

水涨船高,上次五百,这次一千;上次收钱有点心慌,这次则心安理得,再后来……

岗位的变化、身边人的奉承迎合,让司春生犹如躺在温水当中的青蛙,越来越不愿意离开,习惯了这种养尊处优的生活。

一开始收受几百到上千元的好处费,司春生还是胆战心惊的,但送的人多了,他的想法也逐渐就变了,认为不收白不收,只要送的人不出事,他就不会出事,贪欲使他的胆子越来越大。

由于为伊春市建设工程招投标代理有限责任公司在项目受理、发布公告以及招标文件审查上提供便利条件,司春生分别于2013年至2016年春节、2015年外出学习时收受该公司前后两任法人送上的现金共计9.5万元。

在服务对象的眼中,司春生是一个“黑脸”并且脾气暴躁的人,不仅脸黑,心也黑,送多少都敢要,不送就拖着不给“开标”。而在东北,因冬天天气寒冷,施工工期就那么短短的几个月,误了“开标期”也就是误了施工工期,因此,各个公司都怕司主任那张“黑脸”。

此时的司春生已经完全蜕变,党纪国法全都抛之脑后,眼中只有钱,全然没有看到,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反腐败的决心和力度不断加大。

齐齐哈尔建平建设工程招投标代理有限责任公司委托社会人员毛艳丽,分别于2014年至2016年每年春节、端午节、中秋节及2017年春节、端午节用信封装好1万元现金,送给司春生,共计11万元。

2017年5月,司春生早已习惯的“温水”生活“开锅”了,根据群众举报,伊春市纪委对司春生立案审查。2017年11月9日,伊春市南岔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处司春生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忘记初心,等待他的是高墙铁窗

1987年6月,司春生站在党旗下庄严宣誓:“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2017年,同样是6月份,伊春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司春生决定逮捕。相比30年前入党时,他头顶上不再是鲜艳的党旗,而是高墙铁窗。

时光如梭,30年转瞬即逝,如果司春生还记得30年前自己入党时的誓言,如果司春生还记得30年前自己的壮志雄心,如果司春生还记得30年前父母亲人对自己的期盼,那么他还会“伸手”吗?

“自己走上犯罪的道路,我悔恨不已、追悔莫及,我给党抹了黑、对不起组织的培养和信任。深刻反思自己违纪违法的根源,主要是因为放松了政治学习、放松了对世界观的改造……”司春生在忏悔书中写道。

司春生总是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很隐蔽,送钱的人不出事,没人会知道。案发后,办案人员在司春生的办公桌前显要位置发现了一个“辟邪神兽”,这或许是司春生索要钱财后担心东窗事发而求来的“护身符”。司春生“不信马列信鬼神”的做法固然是因为信仰缺失,更大的原因是强烈的贪念让他忘记了曾经的初心。

还有一个让司春生心存侥幸的理由更加让人哭笑不得。面对办案人员,司春生竟然说,单位没有纪检组,没有人让他“红脸出汗”,长此以往,他便心生侥幸。“逢年过节有人送钱,我认为不收白不收,总感觉不会出事,所以胆子越来越大。”司春生已然忘记,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党纪国法是任何时候都不可触碰的底线。

靠腐败支撑的"幸福"必然坍塌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芈大伟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2016年12月2日,对于芈大伟来说是难忘的一天。他没想到,在这天上午,中国移动贵州有限公司召开的干部任免大会上,他的职务由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变成了贵州移动资深经理,结束了他在贵州移动长达六年的“掌舵”生涯。他更没想到,当天他在送领导去机场的路上被省纪委调查组带走。

其实,他“没想到”的结局,从他第一次走上歧途就已注定。

“我对自己犯下的严重错误非常痛恨,深感对不起党、对不起组织。我罪有应得。”审查期间,芈大伟痛哭流涕。

忘记嘱托,和老板朋友纸醉金迷

1958年,芈大伟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里,他在家里四兄弟中排行第三,父母经常教育他们兄弟要好好学习文化知识,不做坏事,长大做有用之人。芈大伟的父亲在晚年时,特意将珍藏多年的全国劳模纯金质奖章和一直用的上海牌手表传给了他,告诫他要好好工作,不要辜负党的培养。家庭的教育使得芈大伟更加刻苦努力。参加工作以后,他从最基层的通信机务员干起,经过20多年摸爬滚打,在2010年11月,成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实现了自己憧憬多年的“一把手”之梦。

前期刚当上领导干部时,芈大伟工作废寝忘食,一心扑在事业上,取得的工作成绩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肯定。但随着职务的升迁,芈大伟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发生了偏移,逐渐沉迷于纸醉金迷的生活。

每当到了夜晚,结束一天工作的芈大伟经常与老板“朋友”们相聚在高档KTV和酒楼会所里把酒言欢,在麻将桌上挥金如土,每天输赢都在万元以上。久而久之,芈大伟迷恋于你来我往的吃请中,甚至对老板安排的“特殊服务”也来者不拒,把其看作兄弟情深的体现,在不知不觉中,芈大伟钻进了企业老板用金钱、人情和关系编织的牢笼中。

“不矜细行、终累大德”“小洞不补、大洞吃苦”。和众多落马官员一样,芈大伟正是在小事、小节上放松了警惕,思想上麻痹大意,最终没能守住清正廉洁的底线,滑入腐败深渊。

2002年,时任贵州移动公司副总经理的芈大伟收到了第一笔70万元贿赂款,面对巨额钱财,芈大伟一夜未眠,苦苦思考:“我帮他们的忙,也要承担一定风险,承担风险就要有回报。”经过一夜的思想挣扎,芈大伟忘记了父母的殷殷嘱托,忘记了多年来组织的培养与教育;一念之间,芈大伟丢掉了党员干部的理想信念,被贪欲所俘获、驱使。

理想信念的崩塌、错误思想的引导,使芈大伟立下“拿钱才能办事,帮忙要有回报”的处事规则,从2007年至2016年近十年的时间里,他利用手中的职权为所谓的老板“朋友”在承接项目方面谋取利益,收受企业老板贿赂人民币1060万元、美金2万元。

钱财诱惑,兄弟齐奏贪腐“交响曲”

金钱为芈大伟一家三口带来了“富足”生活,据芈大伟的妻子胡某某交代:“最近十年,家里生活、旅游、购物等每年花销平均在20万元左右。儿子大学期间就花费了30万元,参加工作后每月还要给其万余元的零花钱。”

每当回到家中,看到“幸福”的妻儿,面对收受的不义之财,芈大伟不但没有感到不安,反而开始想着如何利用手中的职权“照顾”自己的哥哥。

芈大伟家中四兄弟,除四弟外,大哥芈某明,二哥芈某平均已退休,家庭条件相对差一些。在家中,芈大伟的职务最高,兄弟们都把他当成家中的“大哥”看待,芈大伟用尽一切手段去帮助家人共同“致富”。

“要送给我的好处费,给我或我哥都一样,我们是一家人。”芈大伟将自己的哥哥芈某明和芈某平介绍给敖某等企业老板认识,要求企业老板带着自己的哥哥做事,“照顾”好他们。“一方面,可以由自己哥哥出面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和职务影响为企业老板谋取不当利益;另一方面,收取的‘好处费’又能解决家中成员资金方面的困难。”在芈大伟的刻意谋划下,芈某明和芈某平就成了不法商人获取移动公司项目工程的“尚方宝剑”。

这时,“要工程找某明,遇困难喊某平”成为敖某等不法商人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只要遇到有关移动公司的工程项目,敖某等都会将两把“宝剑”请出来,靠“耍剑”轻松地取得项目,而芈某明和芈某平更是乐此不疲,甚至主动当起“传声筒”,直接向芈大伟“传达”老板们的要求。通过此种方式,芈某明、芈某平与不法商人勾结,利用芈大伟的影响力直接获取多个工程项目,通过收取好处费、领空饷等方式牟利500余万元。

芈大伟正是在“亲情”的外衣下,被他的家人一步步推向悬崖的边缘。而他的家人,也将面对高墙铁窗,痛苦反思。

带坏一方,企业政治生态被毁

作为国有企业一把手,芈大伟本应该履行好单位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管好班子、带好队伍,但其早已在自己立下的权钱“交易规则”中烂了“根”,丢了“魂”,做起了“两面人”,台上铿锵讲反腐、台下偷摸搞腐败,对单位党风廉政建设和干部中存在的苗头性问题不管不问,当起了“甩手掌柜”。

在芈大伟的带动下,公司部分干部上行下效,纷纷在“捞钱”上有恃无恐。最终,贵州移动公司6名中层干部因犯受贿罪被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政治上,党的先进性被侵蚀,党的战斗力被削弱,政治生态遭到破坏;思想上,班子队伍不稳、员工人心涣散;发展上,企业形象受损,公司持续健康发展受到重大影响。”谈到芈大伟对单位发展和干部职工士气的伤害,贵州移动公司自上而下无不痛心而又气愤。

“由于自身不正,导致公司6名中层干部被追究刑事责任,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行业影响、对干部员工的影响。这种影响的荼毒很长一段时间都消除不了,危害之深是无法衡量的。我现在反思,无地自容,做‘两面人’的结局是自食其果,愧对组织,害了自己又害家人……”芈大伟悔之晚矣。

2017年1月,芈大伟被撤销政协第十一届贵州省委员会委员资格。2017年10月,经贵州省纪委常委会审议并报省委批准,给予芈大伟开除党籍处分;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按照规定给予芈大伟行政开除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三关"不过 难度余生

——贵州瓮福(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何浩明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他是中专学历,自己努力边学边干,在磷化工领域有多项研究成果,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贵州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先后荣获“全国劳动模范”“中国优秀企业家”等荣誉。

他从一家化肥厂机修车间工人干起,数十年打拼,一步步晋升,最终升任年营业额300多亿元的国有大型磷化工企业的一把手。2013年底,他66岁退休。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却在2年后迎来人生的“拐点”,从此面临漫长的铁窗生涯。

何浩明,贵州瓮福(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2016年6月,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

这样的人生经历让人扼腕叹息。在接受组织审查期间,他说:“虽然我这辈子的时间不多了……我真诚地希望,我们这些在党的十八大后全面从严治党过程中涤荡的‘沉船’‘病树’,能够对世人、亲人、后人产生警示作用。”

到底是怎样的错误,让他光鲜的人生骤然黯淡?

过不了“朋友关”,50多次收受“靠谱朋友”贿赂

何浩明1968年12月参加工作,从安顺市平坝化肥厂机修车间工人干起,在组织的培养下,加之自己实干苦学,33年后,他当上了贵州化肥工业公司总经理。

2001年,何浩明调到宏福实业开发总公司(瓮福集团的前身)担任副董事长、总经理。自此,他攀上了职业生涯的顶峰,也被权力和欲望推到了危险的境地。

2002年,何浩明收到第一笔贿赂款1万元。“不能收、不应收,这是典型的权钱交易,危险大。”这个时候的何浩明还懂得洁身自好、警惕危险,把收到的钱上交给了纪检监察机关。但一些所谓“朋友”的包围和一个“危险的想法”,很快让何浩明走上了邪路。

何浩明认为围在他身边的朋友做人做事靠得住,收受他们的钱财没有危险。于是,他把收到的钱财分为两类,认为“靠谱朋友”送的钱财自己收下,其他认为有危险的钱财上交纪检监察机关。何浩明认为自己这个招数很高明,用上交的钱财掩盖留下的钱财,既“规避”了危险,又掩盖了自己违纪违法的行为。在这种错误想法和侥幸心理驱使下,何浩明胆子大了起来。

2003年至2014年,何浩明在累计上交给纪检监察机关550万元的“掩护”下,利用职务便利,为韦某等10人谋取利益,共50多次收受他们贿赂款物420多万元人民币、24.5万元美金、10万欧元及价值150多万元的房屋一套。

在接受审查期间,何浩明方才悔悟:“他们这些所谓的朋友,都是打着幌子,本质是看中我在瓮福的职位和我手中的权力,玩弄的所谓‘掩人耳目,自欺欺人’的把戏而已,本质还是权钱交易。错误的想法、做法,把我推向了危险的边缘,我却尚未察觉,仍自心安理得。”

而他那些自认为靠谱的朋友呢?何浩明说,我退休后的一年多以来,已明显感到“门庭冷落车马稀”,大部分所谓的朋友,借口工作忙几乎不来往,我知道他们去另攀高枝了,明白这些问题为时已晚。

过不了“亲情关”,在岗为亲属谋利

和众多落马贪官一样,何浩明换来的铁窗生涯,也有其亲戚家人的“一份力”。

云南某公司想把着色剂、包裹剂销售给瓮福集团,为搞定何浩明,便找到他的弟弟、妹妹。胞兄妹的请托,何浩明自然不怠慢,便利用手中职权,安排了该公司的采购事项。哥哥出力了,弟弟妹妹自然好处多多。2011年8月至2014年7月,两人收受该公司好处费共计127万余元。

2005年7月,何浩明的侄儿何某想承接宏福公司关联企业的两项装饰工程,便请求已担任宏福公司董事长的何浩明帮助。侄儿的请托,何浩明也不怠慢。于是他利用手中职权,遂了侄儿的愿。伯父出力了,侄子自然好处多多。何某承接该两项工程获利15万元。2013年2月,何某销售磷矿石给瓮福集团相对控股的甘肃子公司,由于磷矿石质量不达标,该公司不予结算货款。何某再次请伯父何浩明出马,何浩明打招呼后,何某顺利收到货款,在该批磷矿石销售中何某获利近4万元。

在接受组织审查期间,何浩明深刻反省了自己从对党和国家有贡献的领导干部、专家变质成腐败分子的三大原因,其二就是“在权力的使用上没有过‘亲情关’。”他说,明知一些单位和个人大肆向自己的亲属发动“糖衣炮弹”进攻,自己知道了但视而不见。特别是在儿子留学、结婚时收受了不该收的钱财,欠下了人情债,把自己逼进了“感情”的深渊。对一些亲属在瓮福集团利用自己的职权谋取不正当利益,不但不制止,反而协助他们,客观上造成了“家族式”的腐败。

过不了“退休关”,退休后违规任职

何浩明2013年11月退休后,或许不甘心于“门庭冷落车马稀”,或许还想趁余热“再捞一把”,于是在2014年7月,他违规到与瓮福集团有业务关系的某公司担任顾问。

《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廉洁从业若干规定》明确规定:国有企业领导人员离职或者退休后三年内,不得在与原任职企业有业务关系的私营企业担任职务。在国有企业工作几十年,并且长期担任领导职务的何浩明不可能不知道。但他却在管党治党越来越严的大背景下顶风违纪,对党纪法规置若罔闻。调查发现,截至被组织调查前,何浩明担任该公司顾问8个月,违规领取“工资”近22万元。

当然,何浩明是知道这些规定的,但他却不以为然,不当一回事。就像他在忏悔书中说的那样,“认为企业只要把生产、安全、经营、效益搞上去,就能‘一俊遮百丑’,因此对党和国家的一些方针、政策、法律、法规的学习都是应付而已,对别人的要求是‘马列主义’,对自己的要求是‘自由主义’,学习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没有花精力去认真学。”何浩明的教训足可以成为那些在岗不学纪法,重业务、轻党建的领导干部的“镜鉴”了。

过不了“三关”,就过不好下半生。检视何浩明严重违纪违法案,他可谓前半生精彩,后半生悲哀;在岗时精彩,退休后悲哀。他用自己的悲剧人生警示世人,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对待权力和党纪国法,必须心存敬畏、如履薄冰,决不能受友情所惑、决不能被亲情所累、决不能以为退休就是平安着陆,否则,迟早都要受到党纪国法的制裁。

忏悔录

我诚恳、深刻向组织忏悔。

我生于1948年,是伴随着新中国的阳光雨露成长的。党和国家对我培养教育了多年,把我从一个普通的中专毕业生、一个普通的工人,培养成为党和国家的高级干部和专家,特别是在瓮福集团先后担任总经理、董事长、党委书记等职务长达13年。我在瓮福集团工作期间,特别是后期,完全违背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基本要求,背离了“除了法律和政策规定范围内的个人利益和工作职权以外,所有共产党员都不得谋求任何私利和特权”。

在接受组织审查期间,我深刻地反省了自己。

我在企业长期担任行政领导,重业务、轻政治,认为企业只要把生产、安全、经营、效益搞上下,就能“一俊遮百丑”,对党和国家的一些方针、政策、法律、法规的学习都是应付,政治学习更是流于形式、走过场,想起这些我十分后悔。在我和一些单位、个人打交道的过程中,违纪违法收受他人钱财,堕落成为一名腐败分子。在收受钱财时,我认为只要不损害国家和企业利益,变相收受并不违法。不学习,导致了我错误的想法、做法,从而把自己推入了违法犯罪的泥沼。如果我在组织安排的普法学习中,有针对性地学习一些法律知识,认真学习党章和重温入党誓词,做到警钟长鸣,也许就不会坠入犯罪深渊。

在我任职瓮福期间,逐渐被一些所谓的朋友包围,认为他们做人做事靠得住,没有问题。没有认清这些所谓的朋友,本质上是看中了我在瓮福的职位和我手中的权力。我之所以违法犯罪,都是因为在错误思想的引导下,放不下“朋友”之间的面子而导致的。

在组织的帮助教育下,我逐渐明白了我违法犯罪的思想根源。虽然我这辈子的时间不多了,再做一次明白人,对我一生来说也是很大的收获。教训是刻骨铭心的,我的忏悔也是真诚的。希望我的事情能够对世人、亲人、后人产生警示作用。

贪欲难遏,警服换囚服

——福建省三明市梅列区原副区长、三明市公安局梅列分局原局长陈兴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曾经,陈兴也是位工作勤勉、颇有魄力的公安干警,多次立功受到嘉奖,获得过福建省“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然而,陈兴在权力光环的笼罩下,变得飘飘然,违纪违法,将自己的警服换成囚服,蜕变为贪赃枉法的反面典型。

陈兴在担任尤溪县公安局政委、局长,梅列区副区长、三明市公安局梅列分局局长期间,违反政治纪律,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反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生活纪律,知法犯法、以权谋私,大肆收受贿赂,甚至参与赌博、开设赌场抽头渔利,涉案总金额达850万余元。2017年5月,陈兴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2018年3月28日,福建省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陈兴案作出宣判:以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万元;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决定对陈兴执行有期徒刑十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三万元。

知法犯法,毫无党性原则

2012年5月,陈兴任尤溪县公安局长后,他的“朋友”圈就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如果想从当地涉及公安的业务中赚钱,就得找陈兴借款再进行投资,并按比例给他付息“分红”。陈兴借此先后收受、索要6名老板财物400多万元。

这“按比例”是多少呢?据调查,陈兴按“1:1或1:0.5”月利息,对从事矿山经营、火工品销售、酒店经营等管理对象收息“分红”。最短的一笔50万元“入股”53天,他就要回50万元本金,后每年向该老板索要50万元“分红”,四年共计“获利”200万元。

2014年8月,三明市公安局纪委接到群众反映,就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参股矿山、插手经济案件等问题,对陈兴进行谈话、函询,但陈兴均予以否认,未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

2015年8月,陈兴以其妹妹名义开设账户进行股票交易。2016年1月填报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时,他并未如实报告开设账户持有股票的情况。此外,早在2006年、2008年、2010年,陈兴还违规投资辖区外房地产开发共200万元,从中获利132万元,均未如实向组织报告。

在陈兴看来,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只不过是一种摆设,他热衷于与商人觥筹交错、吃喝玩乐。2016年11月,陈兴接受网安设备采购安装项目老板黄某某的宴请,花费1900余元。案发后,审查组在其办公室、汽车后备厢内发现大量尚未开封的“红包”和名贵香烟。尤为恶劣的是,身为基层公安系统主要领导,陈兴却长期参与赌博,赌资数额巨大,甚至开设赌场从中抽头渔利。

“究其原因还是在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上全盘失守,才导致错误行为泛滥成灾。”翻开一摞摞卷宗,陈兴忘掉初心、失去自我,贪婪成性,知法犯法,毫无党性原则等行为跃然纸上。

大肆敛财,带坏系统风气

陈兴长期在公安系统工作,把公权力当作私有财产和商品,大搞权力寻租,严重破坏了当地公安系统的政治生态。

他除了在工程项目发包、矿山管理、酒店经营、查办案件等方面收受贿赂,他还利用提拔调整干部大肆敛财。正如他所说:“这些年收了和自己朝夕相处、一起摸爬滚打战斗在治安一线的基层所、队干部的提拔‘感谢费’和拜年礼金140余万元,静心想想,感觉自己毫不知耻。”

如果下属不送礼送钱、或送礼送钱少了,陈兴就会在公开场合点名责难。陈兴案涉及该局20多名公安干警,其中大多为中层业务干部,行贿最多的1名干部,3次送钱数额就达40万元。据干警反映,每到春节、中秋等重要节日,到陈兴办公室送礼的干部太多,常常要排队等待进入。

“陈兴身为党员领导干部,严重违反党的纪律,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影响恶劣。”三明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在剖析问题时说,陈兴严重违纪违法案件暴露出了当地公安机关在对“关键少数”的监督管理、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干部“八小时”以外管理等工作上还存在不少制度漏洞,存在“该问不问”“该严不严”等问题。

胆大妄为,对抗组织审查

从三明市纪委调查核实的情况来看,陈兴在2010年至2016年期间,以借贷、投资分红为名,多次收受私企老板现金400多万元,并在矿山经营、民用爆破物品审批、行政处罚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谋取利益。

2017年1月,刚从尤溪县公安局局长岗位转任至梅列区副区长、三明市公安局梅列分局局长的陈兴,得知某民用爆破物资公司分公司负责人陈某某配合三明市纪委调查相关案件,担心“借贷、投资”问题败露,便找到陈某某打探组织谈话内容,要求其按照自己的口径“只能说是借款,不能说是投资”,订下攻守同盟,企图以此来对抗组织审查、欺瞒组织。陈某某在审查组再次找其谈话时,迫于陈兴施加的压力,遂按照他的要求对审查组做了虚假陈述,否认之前交代的事实。

不仅如此,2017年春节期间,陈兴明知组织正在调查其违纪问题,仍然胆大妄为、顶风违纪,收受网安设备采购安装项目老板黄某某送上的10万元现金及2名分局下属借拜年名义送上的1万元礼金、3000元购物卡。

陈兴从“明星”干警沦为阶下囚,不是因为不知法不懂法,而是因为他不重视政治学习,丢掉了初心,理想信念缺失。

“我作为一名党员,丧失信仰,精神上就缺钙了,患上了软骨病,必然也会患得患失,对组织不够忠诚。没了政治定力,人的精、气、神就没了,错误的东西不断扩大,像癌细胞一样最后吞噬了自己,最终必然受到法律的惩处!”陈兴在忏悔书中写道。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湖南工程学院材料与化工学院


湘教QS3-200505-000062 湘ICP备14008333号